承辦單位

紅十字會現況

長期以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投入國內、大陸以及國際賑災不遺餘力,全力實踐紅十字運動所彰顯的博愛、人道、志願服務的精神。特別是近十年來,當國際間發生重大災難時,我們動員志工迅速投入國際人道救援賑濟,以及致力推展紅十字運動的努力、熱忱,不僅讓國際社會感受到台灣民眾充沛的愛心,更受到ICRC(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FRC(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及各國紅十字會認同及肯定。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長期蓄積的能量及軟實力,在國際間已不容小覷!囿於國際政治現實,本會目前並非IFRC之正式會員,但仍實質參與國際紅十字運動,與各國紅十字會、IFRC及 ICRC積極交往,爭取並參與各項國際會議與相關活動(聯結本會參與國際會議一覽表)。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第1條即規定:「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依照政府簽訂之國際紅十字公約,並基於國際紅十字會議所決議各項原則之精神,以發展博愛服務事業為宗旨」。據此,在中華民國推動紅十字運動(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 Movement)當依據國際紅十字公約及國際紅十字會議所決議各項原則精神辦理。

所謂國際紅十字公約,主要指1949年8月12日修正通過之四部日內瓦公約及1977年通過之「關於保護國際性武裝衝突受難者」及「關於保護非國際性武裝衝突受難者」的附加議定書,及2005年「關於採納一個新增特殊標誌」附加議定書。我國曾簽署1949年8月12日之日內瓦公約,雖未批准,但該公約目前已成為國際習慣法,全球196個國家均簽署,我國自然同受拘束;我國亦曾簽署及批准1929年的「改善陸地部隊傷病境遇公約」、即日內瓦公約之前身版本。

而依據國際紅十字會議所通過之「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章程」,各國紅十字會與政府部門在預防疾病、增進健康、減輕人類疾苦等方面共同合作,包括平時各項自然災害的緊急賑濟與救助,以及武裝衝突期間對於武裝受難者的保護與援助。

本於紅十字會的職責,近十來年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陸續參與伊朗地震、南亞海嘯、巴基斯坦地震及水災、緬甸納吉斯風災、海地大地震、汶川地震、青海地震、日本311大地震、美洲珊迪風災、菲律賓風災及雅安地震等重大災難賑濟及重建工作。自2002年起,先後參加南亞海嘯應變論壇、兩岸四地賑災工作交流會、海嘯協力與責信會議、緬甸納吉斯風災夥伴會議、巴基斯坦夥伴會議、南亞地區夥伴會議、青海地震重建夥伴會議、日本賑災夥伴會議、東非夥伴會議及美洲區域會議等重要的國際交流活動,並派員參加國際紅十字組織的各項訓練,積極與國際紅十字組織建立良好合作及聯繫管道,讓各國分享台灣的災害管理特色及經驗,使台灣的人道貢獻在國際上獲得很好的評價。

我國紅十字會現名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在從事國際人道救援工作時,國際聯合會及一些國家的紅十字會,多以「Taiwan Red Cross」或「Taiwan Red Cross Organization」相稱。

從歷史發展來看,我國自1904年以來,依據不同的法規設立紅十字會,從東三省紅十字普濟善會、上海萬國紅十字會、大清紅十字會到中國紅十字會,後於民國22年依據「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管理條例」正式稱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民國43年通過「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廢止「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管理條例」。其間於1912年獲得ICRC承認,1919年加入IFRC為會員。我國政府及紅十字會均曾派代表出席國際大會。1952年中國紅十字會取代我國成為IFRC的會員國。

但總結來說,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蓄積國人的愛心,無論是台灣的莫拉克風災、大陸的汶川地震以及國際的日本地震海嘯等,都因為我們的積極參與獲致非常良好的成果。本會參與國際人道救援賑濟及推展紅十字運動之成果,國際社會有目共睹,本會實質上並未因不是國際紅十字運動正式會員國而在人道議題上缺席。以人道為本,本會亦與大陸紅十字組織建立良好互信與交流,雙方對於重大天然災害相互合作賑災。

由於日內瓦公約賦予各國紅十字會法定的人道職責,各國政府因此均秉持日內瓦公約精神,對各國紅十字會或紅新月會的角色及職責特別立法,並禁止對於紅十字標幟的濫用。一國紅十字會如欲獲得正式承認,條件也包括該紅十字會必須是該國唯一的全國性紅十字會或紅新月會;以及該國政府已依據日內瓦公約和國家立法方式,正式承認該國家紅十字會為志願救護團體、並擔任政府當局的人道主義助手。

衡諸國際紅十字運動的發展,應由政府部門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一起努力,將日內瓦公約所代表之「國際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體系「國內法化」,並透過各項國內外賑濟行動,向國際社會證明我政府致力於履行國際社會共同責任的決心,在既有的實力與基礎上,讓紅十字會為台灣發聲,進一步參與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之制度性會議,提昇台灣在國際社會人道工作的專業與能見度!